快捷搜索:

“蛇”尖上的广东——广州人真的什么都吃_0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广州人不吃的东西了,本来想让广州的朋友推荐一些特别的美食,来不来就是水蟑螂、沙蚕、蝙蝠、蝎子、蛇……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感觉只要能嚼碎,都能进广州人的嘴。

“民以食为天,肉以蛇为鲜。” 在冬天长膘的季节,我们成都人吃黄鳝的时候,广东人又该吃蛇了。

小时候第一次跟着父母到广州旅游,亲戚带我们去吃了一顿蛇宴,具体什么味道早忘了,但那家店门口密密麻麻铁笼子里那些密密麻麻的蛇,至今都能回忆起当时的画面;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巨大的“阴影”。长大后才明白,人见人怕的蛇,在广州人眼里是可以滋补血气、美容养颜的!

关于吃蛇,广东人绝对是元老级别!他们不仅可以做出连蛇都看不出来的蛇肉料理,还发展出中西结合的烹饪法。有人说广东人吃蛇是被逼的,曾经这片土地属荒芜南蛮之地,除了蛇多,神马都没有,所以为了填饱肚子,蛇便成为了美味。而在《山海经》和《淮南子》里面也都提到广州人对蛇情有独钟。

“民以食为天,肉以蛇为鲜。”看来只有“蛇”尖上的广东,才能淡定地把白娘子们作为食材,无论长短粗细,有毒没毒,都能吃的津津有味。

驱车来到珠江边的榕记,这家店是以三代专注蛇宴为名的,在广州食蛇届,名字还算响亮。

一群人进店第一件事,就像参观动物园一样,冲进关蛇的房间一阵打探,密密麻麻长短粗细各个品种的蛇,就这样被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视觉效果并不是重点,重点在那股腐臭味浓重的气味,一瞬间我的鸡皮疙瘩落了一地,房间最里面清晰看到曾经只在动物世界见到过的眼镜蛇,有手腕那么粗一条!

但我们四川人此时要蹦起,不就是蛇嘛!没啥可怕的,内心其实慌的一批...

一位男服务员看出了我们内心的波动,叮嘱别靠笼子太近,有些是有毒的;听他这么一说,吓了一跳!安,有毒还能吃?!

服务员面无表情的解释,水蛇、水律、蚺蛇、过树榕等,是无毒的;眼镜蛇、银环蛇、金环蛇等是有毒的;厨师会去掉有毒的部分,食用还是很安全,同时一脸的嫌弃,你们外地人什么都不懂。。。

那这些蛇会咬人吗?我抢答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男服务员操起袖子,给我们展示胳膊上那些清晰可见的伤痕,说完又面无表情的打开笼子,弄出一根金黄色的水蛇,说这家伙没毒,熬粥很好吃,接着带着蛇和诡异的笑容走了出去,留下呆若木鸡的我们。估计也只有广州人,才能淡定地把青蛇和白娘子们作为食材,吃的津津有味,蛇皮、蛇肉、蛇胆、蛇血、蛇骨、蛇肝、甚至蛇鞭都进入老广的食谱。

由于妹妹们至始至终没能战胜心里的恐惧,一筷子都动,面对很多选择,我们只点了一份汤锅和招牌蛇胆龟苓膏。

蛇肉、鳄鱼龟、鸡肉煮汤,蛇肉是去骨的,吃起来很方便。要说味道吧!口感特别的奇怪,蛇肉很紧实,生长的方式也和其他动物不同,入口很弹牙,用牙齿一丝一丝把肉解开再下肚,有种特殊的香味。

不过一定要多煮一会儿,没有煮软的蛇肉就像是在咬牛板筋。鸡肉和鳄鱼龟的味道也一般,不过汤挺鲜美的,全部的精华浓缩到一啖汤水中了。

相比之下,招牌蛇胆龟苓膏,微苦的口感,入口冰凉,让我有种吃药的错觉,好像一碗下去就能清热解毒化痰止咳;在广东老年人认为,蛇胆,尤其是用毒蛇蛇胆浸过的白酒,有药用价值。广州人真是吃啥都滋补啊!

终究吃蛇这事真是太费牙了,或许是没点更贵的招牌菜,不过这口感,也没有尝试第二回的冲动了。

最搞笑的是,隔壁桌一群老广对着服务员大吼一声,“伙记,人头饭!”

……人头饭?又是什么鬼?

后来才明白原来人头饭的意思是按照在座的人数上的小碗白米饭,吓我一跳,哈哈哈哈!

后来广州朋友说吃蛇要去大排挡,榕记老字号价格高了;不过如此经历,在旅行中还是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毕竟我们也是和广州人同起同坐,能在一起欢声笑语吃过蛇的人了!

听老板说这汤要蒸3小时,有清热解毒的功效,很适合广州这种湿毒天气。

眼前这小小一盅,全都是猛兽的精华了,顿时对广州人煲汤的神秘力量佩服有佳,来壮士干了它!包治百病!

至于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感觉很腥,虽然甜甜的,但没有椰子鸡单纯无公害啊!

大德还有炖羊胎盘,听名字就觉得大补!时时刻刻都要除湿度、祛上火、美容养生的广州人,为了和天气作战也是拼了,况且10支“SK-II”都不及一盅“神仙汤”啊! 全都干了吧!

具体大德不远的 信行丰炖品皇的炖品,相对温柔多了,蝎子汤里是一群小家伙,汤味也更甜。

虽然没有修炼成广州人的以汤“续命”大法!

但同样把美食放到至高地位的四川朋友觉得,干了这碗汤,大家一生一起走!共同站上食物链顶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