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观潮 - 独立学院纷纷上演“出金陵”,“出城记”后传该怎么写

南京又有一所独立学院上演“出金陵”。

3月16日,南京大学与苏州市人民政府在南大仙林校区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暨南京大学苏州校区建设协议。南京大学苏州校区拟选址在苏州高新区,总体规划面积约2000亩。随着南京大学苏州校区的建成,南京大学金陵学院将整体搬迁至苏州高新区,并将于2021年9月开始第一批招生。

独立学院,是指实施本科以上学历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与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合作,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的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它是民办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公益性事业。江苏是最早开始探索独立学院这种新型办学模式的省份之一。目前全省共有独立学院25所,数量位居全国第一,学生数量近22万,在校生总数占全省民办学校人数的一半。

独立学院出“金陵”,几家“校地”作好音

高校云集的南京,自然也是独立学院的重镇。近年来,南京的独立学院纷纷上演“出城”记,观潮君梳理发现已经迁址或已经签约的独立学院至少有7家,具体情况如下表:

除了这些,有传闻要迁出南京的独立学院还有不少。比如,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金城学院、南京理工大学紫金学院、南京晓庄学院行知学院要迁入扬州,南京工业大学浦江学院要迁入江阴,南京审计学院金审学院要迁入盐城,等等。当然,这些都尚未经官方证实。此外,河海大学文天学院、南京财经大学红山学院本就分别设在马鞍山和句容,也常常被纳入独立学院迁出的名单。

不难发现,南京独立学院迁入的地方大多是南京以外高教资源相对缺乏的地区。从规模和投入来看,独立学院迁址办学用地规模大,投资金额巨大,办学硬件条件得到显著改善。比如,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总占地900亩,总建筑面积约39万平方米,总投资约25亿元,将拥有1200座的音乐厅、140万册藏书的图书馆、6000座的体育馆、博物馆等15幢单体建筑。

独立学院为何上演“出城潮”:改善办学条件是主因

独立学院为何纷纷“出城”?改善办学条件是重要原因。教育部2003年印发的《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中提出了独立学院“七独立”的要求,即独立于母体高校之外的新型高等教育机构、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独立运营和管理、有独立的校园、可以独立颁发学历证书,并实行独立的财务核算。2008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令第26号》又明确要求,“不少于500亩的国有土地使用证或国有土地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这两项要求为独立学院的举办设定了达标底线。为了达到要求,一些独立学院选择从教育资源密集的省会城市、地级市等中心城市,搬迁至土地供应充裕的县、市、区等非中心城市办学。

在江苏,2017年江苏省教育厅会同省发改委、省财政厅等六部门共同出台《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规范发展的意见》。这一“意见”的核心信息有两条:一是自2017年启动独立学院省级规范验收工作,到2022年基本完成对全省独立学院的规范验收;二是为独立学院提供了4条出路,包括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民办本科高校,完善条件后继续以独立学院形式存在,探索混合所有制办学体制,终止办学。从目前来看,第二条出路成为了一种主流。

如果说改善办学条件对独立学院“出城”形成了强大推力,那么为引入高校以使之成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源,则是巨大的拉力。当前,地方面临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严峻形势,急需人才和科技支撑。高校是科技的第一生产力和人才第一资源的结合点,引进独立学院有助于提升地方城市品味、改善引资环境、吸引优秀人才、促进经济发展,进而推动整个城市的文化新生和产业格局嬗变,同时又满足了百姓就近接受高等教育需求,无怪乎地方对独立学院热情高涨。

应该说,独立学院“出城”是一个多赢的决策。从宏观上看,这有利于优化高等教育资源布局,改变江苏高校过于集中在南京一城的状况,提升高等教育相对薄弱地区的综合实力。对母体公办高校来说,举办独立学院“反哺”母校的模式得以发展。对独立学院而言,通过迁徙,不仅得以通过验收,更因为迁徙而改善了校园环境,拓展了发展空间。对迁入地来说,通过接受独立学院,收获了一条举办高等教育的捷径,优化了当地的人才结构,有助于带动关联产业发展。参与的民间资本因独立学院的继续办学,也有了一个获取合理回报的平台和机会。当然,这一切都是一种美好的期许,能否实现完全取决于独立学院迁址办学的可持续性。

独立学院“出城记”怎么续:写好“后传”面临大考

满足有关政策规定的基本办学条件,是独立学院的一次资格考试。迁址办学后的长足发展则是一项更大的考试。“出城”的独立学院,至少面临以下几场“大考”:

一是经费问题。目前独立学院迁址办学,迁入地政府在土地征用、拆迁及基础设施配套等方面给予了一系列支持。但教育是一个长期投入的事业,独立学院要想长足发展,必然离不开地方政府的长期支持。从客观现实看,地方政府更多看到的是引进独立学院的正向效应,对高等教育办学的复杂性、长期性和巨大的投入往往考虑不足,有的地方存在重引进轻运营的现象。受地方领导任职制的局限和不良政绩观的影响,如何保障当地对办学支持热情的长期性也不容忽视。

二是师资问题。师资问题本就是独立学院的软肋。迁址办学后,优秀人才不愿意来,来了也留不住的问题将会凸显。比如,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搬迁至绍兴柯桥区办学后,流失23名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以及40多名具有副高以上职称的教师,给教学工作带来了明显冲击,可谓“伤筋动骨”。

三是生源问题。且不说我国高等教育学龄人口逐步减少的宏观背景,单就独立学院迁址的去中心化而言,就极大地降低了对生源的吸引力。毕竟对家长和学生而言,选的不仅是学校的名气,也是学校所在的城市。独立学院迁入的城市,交通、医疗、治安、周边环境等都将与南京相差甚远,必然对招生分数和生源质量造成冲击。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2013年从南京迁至连云港办学后,当年理科、文科录取线就分别下降了7分和27分。

四是校园孤岛问题。迁入新校址后,独立学院面临着一个校园文化的再生问题,一方面是脱离公办母体高校,难以凝聚母体高校的文化积淀,另一方面其所在的区域大多远离地方核心区,缺乏一定的文化底蕴,由此很可能造成校园文化的荒漠化以及师生归属感、认同感的降低。2013年3月,因感于新校区“杨林校区太荒凉了,与社会接触的机会少,不利于学生个人发展,找工作非常不方便”等原因,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杨林校区发生“退学潮”。

当然,解决这些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美国20世纪90年代产生的一种新型大学——相互作用大学,或可为“迁址办学”的独立学院学习借鉴。相互作用大学的核心精神就是“以他方为中心”,通过高校与社会各界的密切合作,解决当地具体问题,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独立学院也应全面对接所在区域的地方政府、企业、科研院所,促进资源要素的双向流动与优化配置,形成校地和谐共生、互动双赢的局面,从而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基石。我们期待,独立学院“出金陵”后,能把“出城记”写得更加动人、更加精彩。

交汇点记者 颜云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