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国制造”不够高端的“元凶”:群体消费?

  中高收入阶层无疑是中国人境外购物的主力军,而这一人群的消费能力确实惊人,有人出国扫货甚至动用了集装箱。这种外溢的消费能力已形成群体效应,伴随四处出击的中国游客给复苏乏力的世界经济送去阵阵春风。以中高收入阶层为代表的中国旺盛内需,正在对世界经济产生深远的影响,而且这种消费能力只要善加引导,对内也可以发挥积极的正反馈作用,促进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解决了中高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问题,中国制造集中在中低端产品的问题也将随之解决,而这些相关问题的解决必将为社会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更广泛的收入提高,届时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都会得到同步提高。

  23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介绍2015年商务发展情况并答记者问。高虎城表示,中国目前有一个中高收入的阶层正在形成,商务工作从供给侧发力的一个重点,就是如何满足中高收入阶层个性化、差异化的消费需求。据介绍,2015年出境人数是1.2亿,境外消费1.5万亿元人民币,其中有7000亿-8000亿元用于购物,这个购物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中高收入阶层在境外的购物。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社会结构发生了总体性变化,表现在社会分层方面的最突出现象就是产生了一个中高收入群体,而这一群体的核心是中等收入阶层。目前我国中等收入阶层仅占据不足20%的比例,跟成熟社会中产阶层为社会主流的情况相比,还有很大差距。扩大中等收入阶层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紧密的内在关系和一致性,有研究预计,我国城市中等收入阶层到2020年占比将接近47%,届时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将首次出现。要想不断扩大我国中等收入阶层的规模,必须保持经济增长、持续释放改革红利,而现有中高收入群体的消费能力也具有重要的正面拉动作用。

  现代社会在某种意义上,是以消费为核心的社会形态,消费的作用成为社会运转的中轴。由此也就不难理解,钱包鼓鼓的中国消费者为何成为许多国家争相吸引的对象。如今为了将境外消费留在国内,中国也已采取了下调进口关税、增设口岸进境免税店等一系列措施,方便消费者在境内购买国外产品。中高收入群体正在成为中外争抢的香饽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消费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拉动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去年,消费对我国社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这标志着中国经济增长成功实现了由投资、外贸拉动,向由内需特别是消费为主的重大转型。

  爆买的中国游客被称为行走的钱包,2015年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消费的需求有所下降,但依然是全球最大奢侈品买家。近两年来,随着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高,许多日常用品也成为中国游客的关注焦点。美国的浴巾、牙膏,欧洲的奶粉、钥匙扣,日本的电饭煲、智能马桶盖、感冒药等等,无不遭到中国游客的疯抢。以中高收入阶层为主的中国游客,在其不佳买相的背后,是中国国内产能过剩但有效供给不足的尴尬现实。

  制造技术、产品开发、产品质量、购物环境等方面的差距,居高不下的物流成本,以及不合理的税费等等,都是导致境外爆买而国内消费疲弱的原因。正在形成的中高收入阶层的消费不满足于大众化的需求,这一现状凸显了目前供给侧改革的迫切性,同时,这个消费中产生的问题也成为我国增加高质量、高水平有效供给的历史性机遇。解决了中高收入群体的消费需求问题,中国制造集中在中低端产品的问题也将随之解决,而这些相关问题的解决必将为社会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更广泛的收入提高,届时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都会得到同步提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